湖南处级官员:每个月到卡上的收入仅3900多元

十八大以后,八项规定和公务员福利减少,与公务员离职是否存在关系?公务员是否形成离职潮?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解读这一现象。陆群作为省一级纪委正处级官员,也现身说法,谈及反腐、个人收入以及有过的“辞职想法”。

陆群,微博名“御史在途”,因在网络上实名抨击腐败和叫板个别官员而备受关注,以“直言”知名。今年年初,陆群也曾公开表示过“厌倦了机关工作”的辞职念头。

陆群认为,当下并没有形成公务员离职潮,更不存在有成批公务员因为“八项规定”和福利减少离开公务员队伍。他认为,当下公务员制度改革的方向是,一方面要加大对权力的监督制约,减少腐败的出生率,加大死亡率;另一方面要适当提高公务员工资待遇。“高薪不一定养廉,低薪一定不能养廉”。

鲜有公务员因反腐辞职

《21世纪》:你认为当下“公务员辞职潮”是否已经到来?

陆群:公务员离职只是个别现象,谈不上离职潮。公务员职业,就像“围城”,进进出出都是常有的事情。但目前离开队伍的也只是少数,和往年数据相比没有多大变化。

《21世纪》:你平时做纪检工作,你认为当下的“八项规定”和反腐态势,是否刺激了公务员离职?

陆群:这个更不存在。首先,八项规定是对公务员最基本的,也是最低的要求,如果连这些基本要求都做不到,从事其他职业也不合适。另外,公务员本身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的福利,所以大家不会因中秋节不发月饼,平时不能大吃大喝,就选择离职了。

《21世纪》:当下公务员辞职的原因,你认为主要包括哪些?

陆群:最主要的原因是收入不高,一些有专业技能,或者有门路、有资源的,选择出去创业或去民企工作。

第二种是认为怀才不遇,提拔太慢,对用人制度或者领导不满,负气离职。

第三种,就是个别公务员,沉迷于赌博或者在外面违规做生意,欠债过多,担心债主找到单位来,而离职跑路。

当然,也有个别官员因担心贪腐问题被发现而潜逃,甚至跑到国(境)外去的。

《21世纪》:今年年初你也提过想辞职,现在还有辞职的想法吗?

陆群:我1993年参加工作,21年来也曾多次产生过辞职念头,但原因主要不是因为收入低,也不是因为对体制有看法,更不是因为八项规定或者福利。主要是认为自己的个性不适合从政,希望身心能更自由一点。

我想静下来心来做一些思考,写一些东西,做点学问。对于公务员来说,往往患得患失,迈出这一步并不容易。

总之,我认为当公务员不是我唯一的选择,也不是最好的选择。我可能更适合去做学问。当然,如果想发财的人,我建议既不要当官,也不要做学问,直接去做生意。

离职的大都过得很好

《21世纪》:你熟悉的离职群体过得怎么样?媒体报道说,1990年代的第一拨离职公务员,多有成就,2000年初的一拨却少有声息。

陆群: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我们公务员队伍里,本身还是荟萃了一批精英人物,不乏高级知识分子,不乏有眼光、有胆识、有经济头脑的人。他们离开公务员队伍,很多人在新的领域里照样“长袖善舞”。

1990年代初,很多党政机关经商办企业,一些机关干部就势“下海”,很多人就不愿意回来了,大都混得很好。

其实本世纪初下海那一拨也还是混得不错的,当时很多国有企业倒闭,他们参与了收购国有企业,大都尝到了甜头。

我熟悉的近年辞职的公务员,不管是去企业当高管还是去从事律师等职业的,也过得很好。去搞企业的话,在政府和社会上有资源,带来很多便利;去做律师的,有司法机关的资源,接案子更方便。

《21世纪》:那你认为在什么情况下,公务员会选择离职?离职潮什么时候可能到来?

陆群:公务员如果没有一技之长,没有一定的资源,没有比较好的退路,是不会轻易选择辞职的。特别是女性,比较喜欢公务员这份比较稳定、比较体面的工作,更不会轻易辞职。从理论上说,如果反腐持续保持高压态势,公务员待遇又不提高,会有很多公务员选择离职。但这种局面不大可能出现,为了公务员队伍的稳定,政府应该会考虑这方面的因素,适度提高公务员待遇,这是改革趋势。

提高公务员待遇

《21世纪》:关于公务员制度改革,你最关注哪个领域?

陆群:提高公务员待遇。公务员有很多年没有调工资了,这与国家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增长的状况不相适应。现在很多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是很不正常的,政府应该“开前门堵后门”,制止公务员的权力寻租行为,同时让他们仅仅凭借薪金就可以过上比较体面的生活。

我现在是正处级,每个月扣除公积金等,到卡上的收入只有3900多,加上扣除的公积金等收入,一共4500左右。但靠这笔工资养家糊口,根本没法过日子,维持生计都难。

我家属不在体制内,工资收入比我高。

在公务员工资制度改革方面,首先我建议提高公务员工资的基数(工资基数可以理解为基本工资,包括除奖金、加班加点工资以及特殊劳动补偿性津贴外的一切工资报酬);另外要有养廉金,公务员如果没有贪腐行为,退休后可以一次性领取,这样可以有效防止公务员为蝇头小利贪污腐化。

另外,工资应与工龄挂钩,不与职务挂钩,让那些资历老、级别不高的公务员有奔头,减少公务员的收入差距。

《21世纪》:每次有专家提到提高公务员待遇,都容易引发网友抨击?

陆群:我们在查案子的时候,很多官员在反思自己堕落的原因的时候,也会提到工资太低、心理失衡等。

要真正反腐败,除了让公务员不敢腐、不想腐、不能腐外,还要建立让其“不必腐”的保障制度。民众不赞成公务员加薪,是因为他们认为公务员存在灰色收入和腐败收入,不必要加薪。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理性,不能“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一边要求反腐败,一边逼着公务员去搞腐败。

《21世纪》:你觉得不能把腐败作为提高公务员工资的预设前提,那么你认为现在腐败已经消失了吗?腐败如何能治本?

陆群:现在腐败仍处在易发、高发阶段,必须继续重拳出击。说白了,就是制度的“笼子”还没有很好地搭建起来,没有对权力形成有效的制约。要通过改革,全面清理党政机关的权力,设定权力边界,公开权力运行流程,真正把权力关进笼子,让权力成为服务的公器,而不是谋私的工具。(编辑 孙小林)

 


文强老上司朱明国的双面人生

在广东,朱明国可称得上“政治明星”。这位时有惊人之语的官员,虽然职位是承担维稳任务的政法委书记,但是他总在不同场合强调,对媒体要有“承受力”和“容忍度”,要“善待媒体,尊重媒体”“把舆论监督作为加强和改进政法工作的帮手”,“顺应民意,回应关切,改进工作”。


通奸地图

“女官员”与“通奸”,两者结合后,挖掘女官在政治场上“权色交易”的痕迹成为舆论热衷之事。步步高升背后,是以色谋权吗?民间议兴所在莫过于此。


他如何得到了第三块北京车牌

一个人,家里已经有了两辆车,可是他还要买车。他参加所有的41次摇号,始终不中。可是,他现在又得到了第三块车牌他如何得到的?他感到幸运还是会感到愧疚?


在美国如何付小费

吃饭要小费,住宾馆要小费,坐出租车、剪头发、做美容,总之不管到哪,都要先琢磨琢磨,是不是要给小费。除此之外,小费给多少,也是一个问题。各行各业对小费的标准也都不一样。

Author Image
亚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