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网剧监管不能简单化应留发挥空间

原标题:许钦松 网络剧监管应把握好“度”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许钦松。图/CFP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许钦松。图/CFP

在今年的提案中,许钦松提到了近期引起很多争论的“网络剧监管”问题。

许钦松身边不仅有年轻人爱看网剧,一些中年朋友也会看,他自己也曾经感叹一部《来自星星的你》从网络传进中国所带来的巨大影响力。

在他看来,对于网络剧的发展,监管和鼓励应同时开展,“只要不涉及重大历史题材和政治题材,可以让网络剧有一定的发挥空间。”

可在大学专门培养网剧人才

新京报:你是怎么关注到网络剧监管这个问题的?

许钦松:随着近期《盗墓笔记》《太子妃升职记》的热播,网络剧市场也客观存在了良莠不齐、跟风严重的现象,使得网络剧应该如何审查,标准与尺度成为近期的热点话题。

新京报:网络剧的受众群体是不是也和传统影视剧观众存在差异?

许钦松:对,很多年轻人都喜欢看网络剧,他们也会从网剧上受到各种影响,所以网剧应该更符合年轻人想象力,鼓励大胆创新。

新京报:有一些网剧也因为靠血腥暴力来吸引观众遭到诟病,你认为这是网剧的一个通病吗?

许钦松:网剧在创作上确实也存在一些问题,一部优秀的网剧不会仅仅是靠血腥暴力,还是创作上要有好的想法。这就需要培养更专业的网剧创作队伍,从编剧、导演、技术等创作角度全方面提升。

新京报:对于培养网剧创作队伍,你有哪些建议?

许钦松:可以在大学或者电影专业里设置一个分支,专门培养网剧人才。电视、电影行业有些人才是互相渗透的,但是网剧是完全不同的一个领域,可以多出一个专业,或者利用大学的师资力量开设这样的网剧专业知识学习班。

监管和奖励应该两手抓

新京报:你觉得网络剧在监管上有什么特殊性?

许钦松:网络剧有其特有的网络空间,中国的文化行业现状依然是缺乏创意、想象力,但网络剧这个新生事物,不能因监管而失去活力。

新京报:怎样能引导网络剧,让其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许钦松:对网络剧也应该设置相应的奖励机制,监管和奖励两手抓。比如现在电视剧有飞天、金鹰等专业奖项,网剧还没有,如果给网剧设置专业奖项,也可以让这个行业指导整个方向怎么走。

新京报:你觉得网络剧监管上的“度”应该怎么把握?

许钦松:网络剧的内容确实也存在一定糟粕,相关部门最近出台的网络剧的新监管措施来得很及时。在守住文化底线的同时,监管不能简单化。要促进网络剧向健康的方向发展,否则会抹杀年轻人的创意和热情。只要不涉及重大历史题材和政治题材,可以让网络剧有一定的发挥空间。

新京报:像《纸牌屋》其实也是一部网剧,王岐山曾经就提到过《纸牌屋》,但我们的网剧想走出去就很难?

许钦松:网络世界很奇妙,像美剧的渗透力量很大,我们走出去还有很长的路,创意是我们的短板。所以从爱护角度我觉得应该适度监管,在守住文化底线同时,应该有国际视野,巧妙利用文艺作品张扬自己的文化力量。

★新闻内存

网络剧审查线上线下将统一

据许钦松介绍,在日前举行的2015年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上,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相关负责人也透露,网络剧将加强监管,审查上将线上线下统一,电视不能播什么,网络也不行。

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为什么不能以共产主义洗脑?

为什么当下有那么多人宁愿被宗教洗脑,而不愿被共产主义洗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人对宗教信仰笃信不疑,而对共产主义置疑甚至排斥?


为什么朝鲜不能拥有核武器?

对于朝鲜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企图,人们可以给予理解,但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它们的行为必须被遏止。


工作与生活中,好哥们不能装

如果你觉得在人多的场合,不“装”一下会影响别人的情绪,这还情有可原,但如果就三五个人的时候,你还“装”,那纯粹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虚拟性爱能提高幸福感吗?

通过文字、视频、音频的方式来进行互动的性活动,能够极大地提升自慰的快乐程度,以及更大程度的心理满足。

Author Image
亚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