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因居民投诉拆除380座盲人语音过街系统

今天是“国际盲人节”,盲人朋友感叹“行路难”

杭城380套过街语音提示系统被拆除

盲人推拿师陈师傅怀念红绿灯“会说话”的日子

方便盲人与声音扰民之间如何平衡,考验政府智慧

实习生 黄飘 本报记者 金洁珺

半个多月前,杭州转塘的盲人推拿师陈师傅拨打了12345市长热线,反映杭城的不少公交线路在更换成新能源电动车后,到站外放提示音变小了,他常常会因为没有听见公交到站的提示而错过公交车。

这通电话引来不少关注。据了解,就在“十一”长假过后,杭城的新能源电动公交车的外放喇叭音量已全部调升。

今天是国际盲人节,设立这个日子就是为了增强社会对盲人的关注和关爱。盲人节前夕,记者跟随陈师傅一起,体验了一次他的“回家之路”。这一路,并不容易。

体验

盲道常常被占,只好贴着慢车道边沿走

陈师傅今年48岁,在转塘农贸市场附近经营一家盲人推拿店已经12年了。

陈师傅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店里。他熟悉店里和店周围的一切,比如他可以轻松地找到里间按摩床的位置,也可以不需要借助拐杖,便自如地跨过店前的台阶,甚至可以在店后车少的巷子里自在地溜达,听声音辨认出周围的邻居,和他们聊聊天。

这是他除了家之外最熟悉的地方。在这里,他的心情是轻松的,他可以如同正常人一般生活和工作。

然而,一旦他离开了这两个地方,他就成了一个“真正的盲人”。

陈师傅的家离推拿店并不远,出店门左转,右转后直走,经过两个红绿灯,十多分钟的路程就到家了。可是,即便这条路已走了上万遍,陈师傅也不敢掉以轻心。

10月11日上午,记者拜访了陈师傅,并陪着陈师傅一起走回家。

从店里出门前,陈师傅拿上了他的白色盲人拐杖,他一边小心翼翼地用拐杖往前探着路,一边迈着细碎的步子一点点地往前走。“推拿店前面的马路没有修盲道,等会儿拐弯的那条路上有,但是盲道常常被占,我只好走慢车道,贴着人行道的边沿走。”

没走几步,陈师傅就停了下来,他的拐杖碰上了隔壁店摆在马路上的晾衣架。

记者观察了一下,由于这条马路是非主干道,人行道很窄,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混行,道路两侧还停放着不少车辆和杂物,对于盲人行路而言确实不方便。

过红绿灯路口,全凭耳朵听辨车辆停靠

就这样,陈师傅时不时地让着路边停靠的车辆,并尽量靠边走,总算安全地来到了第一个红绿灯路口。

在路口,陈师傅停住了,仔细用耳朵分辨红绿灯的变换。

“我们过马路,只能靠听——听机动车发动机的声音,停车时和车辆发动时,发动机的声响是不一样的。”陈师傅说,“听到所有车子都停下来了,我就走。”

“光靠听车子的声音来判断路口车流情况,那样是不是有点不牢靠?”记者不免有些担心。

陈师傅叹了口气,“以前,杭州红绿灯有提示音,挺好用的。那是在2011年,杭州举办第八届全国残运会的时候,不少路口的红绿灯都装上了声音提示系统, 绿灯亮起的时候就会发出‘滴滴滴’的提示音。还有更早些的时候,我记得延安路银泰附近的斑马线上也有这样的提示器,但是不知道现在为什么都没有了。”

陈师傅感慨,“那时候出行比现在方便多了,过马路胆子也大了。”虽然现在陈师傅过马路时,大多数司机都会停下车来,但还是有极个别司机不肯让路,“有一次在香积寺路附近过马路时,我就差点被撞了。”

公交车外放提示音,往往听不清楚

“其实,我们盲人朋友平时都会尽量减少出行的次数,但有时候去残疾人培训中心培训,或是盲人协会组织活动时,我们就要出门了。说到出行的交通工具,我们 基本上都是搭乘公交车。这时候,公交车的提示音也很重要。我常搭乘4路和308路车,但前段时间我挺郁闷的,经常错过这些班车,后来我才发现,原来这些线 路换了新能源电动车,新车的外放喇叭声音变小了。”陈师傅说。

对此,陈师傅拨打了12345市长热线反映问题。记者日前从杭州市公交公司了解到,就在今年“十一”长假过后,杭城的新能源电动公交车的外放喇叭音量已全部调升。

尽管如此,陈师傅还是感到盲人在市中心坐车不方便。陈师傅告诉记者,因为市区一些大公交站的公交车多,经常出现好几路车同时到达的情况,而排在后方的公 交车还没来得及完全进站,司机就会按下播报到站信息的按钮,如此一来,对于像他这样的盲人朋友,最重要的“几路车,开往什么方向”的信息就会错过。“我记 得最多的一次,我错过了3辆公交车。”陈师傅说。

纵深

380套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如今去了哪儿?

那么,陈师傅受访时,念念不忘的红绿灯语音提示系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装置?这些装置为何最后又会被拆除?

据了解,这套系统的标准名称为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这是在2011年杭州举办第八届全国残运会前夕所铺置的。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2010年底,黄龙 体育中心等场馆周边及交通要道口装上了380套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这套过街提示系统能清晰地描述哪个方向是红灯或绿灯,并准确报出绿灯的秒数。

昨天,记者沿着黄龙体育中心周边的曙光路、体育场路路段寻找,走了几个路口,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盲人过街语音提示设备。

那么,当初这380套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都去哪儿了呢?记者咨询了相关主管部门后了解到,2011年后,由于道路修整建设等原因,那些配备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的红绿灯已全被拆除了。

便民与扰民之间,如何寻求平衡点

记者随后又联系了杭州市残疾人无障碍促进协会会长张华,张华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不过张华表示,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的拆除,还与一些市民投诉提示器夜间提示声音过大,造成扰民有关。

“杭州这近20年来,陆陆续续在一些路口试行过这类盲人过街装置,但是试行后效果并不佳,而且有市民投诉声音过大,最终还是被拆除了。”张华说。

2004年,杭州在创建全国无障碍示范城市的同时,先后在凤起路环城西路口等地装了32套盲人过街语音提示系统,但这32套系统在装上不久后也难逃被拆命运。

“说实话,如果有语音提示系统,盲人过马路就真的方便多了。”张华从事残疾人无障碍建设工作多年,身边接触的视障朋友很多,“他们很多不愿意出门,就是担心出门不方便,没有家人陪伴,危险太多,不愿走动。”

张华认为,盲人语音提示系统与市民的诉求并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其实只要调节一下提示器音量,分好峰谷时段,降低夜间音量就行。之前我们也听到有人抱怨‘滴滴滴’的绿灯提示声难听,那更改成更合适的声音就行了嘛。”张华说。

记者也随机采访了一些市民的看法。有市民表示,盲人语音提示系统安装的初衷是好的,方便了盲人朋友出行,至于噪音“扰民”问题,完全可以通过技术调整解 决。有市民觉得,盲人也是这个城市里的居民,让他们如何更安全、便捷地生活在这里,是需要大家思考的,也是需要大家包容的。还有市民认为,对待盲人过街语 音提示系统不能搞“一刀切”,考验的是城市管理者的责任心和智慧。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安监总局新掌门,是个老公安

来到天津后,曾向杨栋梁请教专业问题,但没想到他出事了。这是近两个月前,担任国务院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调查组组长的公安部原常务副部长杨焕宁,在面对媒体评价彼时刚落马的国家安监总局原局长杨栋梁时说的话。


师范院校该压缩师范类招生吗

我国对师范类教育的调整,很大程度上,借鉴了美国等国的经验,但在借鉴过程中,要防止只有形似,而缺乏内涵、实质的问题。按照目前的教育管理和人才评价体系,压缩本科教育、扩大教育硕士规模,很可能被理解为学历导向,是为追求更高学历。


别把倒地的老人都往坏里想

北京街头老人撞倒骑车女孩的真相,只是监控真相的呈现过程。真正的真相,还需要通过科学的介入来解剖。如果我们把真相更多地投注在老人的身心健康方面,不是直接把老人往坏里想,或许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才有可能被更多的人所领悟,老人倒地才有更多的人愿意并且敢于去扶。


《花花公子》杂志改革的启示

新媒体时代,默守陈规的传统媒体很少能继续生存下去。不要说以新闻为业的媒体,就连那些一度前卫的媒体也不得不改变自己,以求生存。

Author Image
亚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