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桶油等7家央企4天内密集换帅 均进驻过巡视组

包括“三桶油”、“两辆车”等在内的7家央企完成一把手调整,新帅担负反腐与改革双重重任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曹煦 | 北京报道

5月的第一周,对中组部副部长王京清而言,有些忙碌。作为中组部分管干部五局(企业干部局)的副部长,王京清是央企老板们的“老板”。

5月4日下午,王京清的身影分别出现在位于北京东二环两侧、毗邻而居的4家央企总部: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下称“中海油”)、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下称“中石化”)、中国五矿集团公司(下称“五矿集团”)。

在这4家央企召开的中层以上管理人员会议上,王京清分别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4家央企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

王宜林、王玉普、杨华和何文波分别担任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五矿集团的董事长、党组书记。4家央企的前任“一把手”中,中海油董事长王宜林被调往中石油任职,63岁的中石油董事长周吉平和64岁的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到龄退出领导班子,即将年满63岁的周中枢被免去五矿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

5月6日上午,王京清又出现在位于三里河路的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下称“中国建筑”),他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中国建筑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官庆同志任中国建筑董事长、党组书记,免去其中国建筑总经理职务。

同在5月6日,中组部干部五局局长毛定之出现在湖北武汉的东风汽车公司(下称“东风汽车”),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东风汽车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竺延风同志任东风汽车董事长、党委书记;免去徐平同志东风汽车董事长、党委书记职务,另有任用。

一天之后,毛定之又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长春,在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下称“一汽集团”)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大会上,毛定之宣布了党中央、国务院关于一汽集团主要领导变动的决定:徐平同志任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至此,包括“三桶油”、“两辆车”在内的7家副部级央企,在4天内完成换帅。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此轮央企密集换帅期间,5月5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召开第十二次会议。会议强调要着力强化敢于担当、攻坚克难的用人导向,把那些想改革、谋改革、善改革的干部用起来,激励干部勇挑重担。

5月7日出版的《人民日报》刊发了题为“让矢志改革者一展身手”的时评文章,指出: “越是困难重重,越应果断出击;越是惰政滋生,越要加快推动。一个让矢志改革者一展身手的大好时代,必将不断创造新的改革奇迹。”

谁会成为央企里的矢志改革者,公众拭目以待。

7家央企均进驻过中央巡视组

此次7家央企换帅以外部调入、行业内交叉任职为主。例如,曾在中石油全资子公司大庆油田工作多年的王玉普入主中石化,中海油董事长王宜林则调任中石油,曾任一汽集团老总的竺延风调掌东风汽车,东风汽车董事长徐平则接掌一汽集团。五矿集团新任董事长何文波则是去年8月刚刚由宝钢集团调任五矿集团任总经理。7位履新的央企一把手中,中国建筑董事长官庆和中海油董事长杨华,属内部递升。

其实,“三桶油”掌门人对调,已不是第一次。2011年4月,在中石化原董事长苏树林调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后不久,时任中海油董事长、党组书记的傅成玉转任中石化董事长、党组书记,与此同时,中石油副总经理王宜林升任中海油董事长、党组书记。

此外,五矿集团、中国建筑和中海油的新任董事长均是各自企业的原总经理。曾为多家央企提供过管理咨询服务的中智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高级咨询师孟宪富认为,何文波和官庆的上任,是国企一把手“扶上马、送一程”式的平稳过渡,“五矿集团和中国建筑都属特大型央企,在老董事长的坐镇下,二人经过一段时间总经理岗位的锻炼再任董事长,是组织部门出于稳妥的考虑。”

巧合的是,此次换帅的7家央企此前均进驻过中央巡视组。中央巡视组曾在2014年对一汽集团、中石化、东风汽车3家央企进行过为期一个月的巡视;对另外4家央企的巡视工作则刚刚结束,历时两个月。在7家央企中,已有包括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中石化原总经理王天普、一汽集团原董事长徐建一在内的高管落马。

有媒体对此分析指出,中央此次安排这批高官跨企业交流任职,很重要的考虑是为反腐廉政清路。外调掌门人,对于摆脱干扰、推进反腐、清理积弊、开展整顿是必要的组织保障。

2015年,中央选择26家央企作为首轮专项巡视的对象,今年也被媒体称为“央企反腐年”,高压反腐成为7位央企新帅履新的共同背景,此外,他们各自还将面临着不同的挑战。

对王玉普、王宜林、杨华这三位“三桶油”新掌门而言,在国企改革逐步深化、低油价冲击业绩急降和中国油气行业市场化变局的背景下履新,挑战注定艰巨。

中国石油大学一位接近王玉普的研究员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王玉普是石油行业出身的为数不多的中央委员,石油系统目前正处在深化改革的用人之际,需要这样懂业务、有资历、有影响力的人。该研究员同时透露,“身为工程院副院长的王玉普并非‘技术控’,其对工程项目经营、管理非常精通。”

而对竺延风和徐平两大车企掌门人来说,强化自主创新是汽车行业央企的永恒任务。

目前,东风汽车“大自主战略”已经成型。在今年上海车展上,东风小康的乘用车被命名为“风光”,与东风风神、风度、风行等自主品牌站在了同一行列。尽管产品线仍相对单一,但东风在内部资源整合上初显成效,而亟待解决的仍然是自主车型的核心技术导入、丰富产品线及未来的出口战略等问题,这对于重归汽车行业的竺延风而言,将是重要挑战。

徐平在留下一句“欢迎大家来一汽看我,我永远都是东风人”后,奔赴一汽集团上任。从武汉到长春,已经58岁的徐平将面对什么?去年7月,中央巡视组进驻一汽集团,此后,一汽集团多名高管被查处,今年3月,一汽集团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如何重构内部秩序、稳定经营管理,这是徐平眼下面临的最迫切任务。此外,和东风一样,一汽集团也面临自主品牌发展如何破题的问题,徐平在东风的经验或许可以派上用场。

傅成玉、周吉平、周中枢三位老兵告别央企舞台

对傅成玉、周吉平、周中枢三位解甲归田的老兵来说,央企的舞台从此不会再看到他们的身影。20世纪50年代初生人的一批央企领导正在陆续卸下帅印。

现年63岁的周吉平此次卸任并不令人意外,4年之前周吉平已经是中石油总经理。2013年4月,61岁的周吉平出任中石油董事长。当时外界便分析称,由于年龄关系,周吉平担任的是过渡角色。

在周吉平出任中石油一把手的两年时间里,中石油经历了数轮反腐风暴,将近50名现任或前任高管接连落马,仅中石油9位党组成员当中就有5人因涉嫌违法违纪而接受调查。据媒体报道,在此期间,掌舵中石油的周吉平因压力巨大,曾数度萌生退意,并提交辞职报告。

傅成玉和周中枢,属于央企领导里的明星人物,二人的鲜明特色是国际化。据媒体报道,傅成玉的英语十分熟练,而周中枢是西班牙语专业出身,二人都有过驻外背景,海外经验丰富,履职期间操盘过较多的国际并购。

傅成玉在年近六旬时出任中石化一把手,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他加快了中石化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进程,在2014年完成了一系列外界瞩目的内部重组和对外引资。外界曾将超期服役视作高层对傅成玉在中石化大刀阔斧改革的认可。

对跑能源口的记者来说,丝毫不显老的周中枢再也不会代表五矿集团接受采访了。

这个五矿人眼中的老帅哥外表干练,形象俊朗,在媒体圈颇受欢迎。周中枢本人也非常重视媒体,五矿集团内部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周中枢曾多次就五矿集团的新闻宣传和媒体公关工作进行指示,还曾邀请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李希光教授等知名学者到五矿集团授课。

在周中枢任五矿集团一把手期间,除宣传五矿集团自身外,周中枢还曾对媒体留下很多为央企这个群体正名的话,“央企不好干!民营企业今年干好了,明年干差了,问题不大。央企是要求仗仗胜,四打三胜、五打三胜、三打两胜都不行,必须仗仗胜,压力很大。你胜是应该的,你败不允许,因为业绩考核压着你”,“历史包袱与社会负担不仅制约着国有企业的健康发展,更严重影响一个经济体的发展活力”,“当国企领导就做好两件事,把资源配置到合理位置,把人员的积极性调到最好的位置。做好这个很难,但是我力争做好”。

周吉平、傅成玉、周中枢三人均是全国政协委员,即便从之前任职的企业退休,在全国两会上公众还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央企一把手何时退休?

按照中组部和国资委的规定,原则上,央企领导班子成员退休年龄为60岁,根据情况可以放宽到63岁。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这一规定并非“一刀切”,在目前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112家央企中,由国资委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一局进行日常管理、中组部任免主要负责人的53家副部级央企一把手,即坊间所谓的“中管干部”,退休年龄一般在63岁左右,个别领导可以干到64岁。

如已经卸任中远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的魏家福,已卸任华电集团总经理的云公民,均是在63岁当年退休。而此次卸任中石油董事长的周吉平,卸任五矿集团董事长的周中枢,同为1952年生人,也都于今年年满63岁。

当然也有例外,2010年,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原党组书记、总经理翟若愚卸任时已64岁,中国建筑总公司原总经理孙文杰也以64岁的年纪卸任。2012年,王建宙卸任中国移动集团董事长时同样是64岁。此次卸任中石化董事长的傅成玉,今年也将年满64岁。而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原总经理李永安出生于1942年,2010年退休时已68岁,这样的情况在央企中凤毛麟角。?

在剩下的59家正局级央企中,企业负责人由国资委企业领导人员管理二局进行管理并提出任免建议,这些央企正职的退休年龄一般在60岁到61岁之间,超期服役时间不会超过一年。

如中国普天原总裁欧阳忠谋,中国节能原党委书记陈津恩,中盐总公司原董事长茆庆国,他们均在61岁当年卸任。

据熟悉组织部门工作流程的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央企负责人的任免会以红头文件的形式予以公布,而文件的签发往往集中起来一并走审批流程,所谓的集中换帅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编辑:SN117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从聚焦庆安看腐败存量有多大

中国还有多少个“庆安县”,是类似的“政治生态”?如果没有舆论聚焦,举世关注庆安,那些实名举报者为什么不敢行动?“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极大的反腐积极性,如何发挥他们的作用?


应追查何炅的工资去哪儿了?

从07年开始,何炅老师把工资返还学校至今已是8年多了。我们不知道何炅老师在北外的工资是多少,如果每月是1万元,一年就是12万元,8年多的工资,算下来就是上百万元了,这点钱对于何炅老师不算什么,但对于一般的平民百姓来说,那是巨款啊!


袁大头官司能否打出法理情理

开化县汪大爷家中挖出的128枚“袁大头”,眼下面临着“充公”的可能。今日早报报道,由于老屋的两任房东和给汪大爷养老送终的村委会都介入,引出一场“袁大头”官司。


生男不如生女戳中的现实痛楚

在“生儿好还是生女好”这一问题上,63.2%的网友认同“生女孩幸福感更高”的结论,有26%的人表示“说不清”,只有10%的人认为“生男孩更幸福”;只有25.7%的网友还能勇敢地选择“愿意生男孩”;有49.7%的网友选择了“是因为房价高不敢生男孩”。

Author Image
亚搏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